您的位置: 福州资讯网 > 时尚

湖南省郴州監獄退休員工陳文退休后24年接

发布时间:2019-10-12 17:04:52

  陈文收藏着报道过自己的报纸,并为此感到快乐

  湖南省郴州监狱退休员工陈文

  湖南省郴州监狱退休员工陈文退休24年来,先后接济、救助、收留至少 00名流浪者,得到舆论认可,但他仍感叹自己的孤单, 像我这样的人,少了点

  84岁的陈文皱着眉头,想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摇了摇头:已经记不起哪年收留了第一个流浪者

  他只记得那是一个夏天的下午,一个只穿短裤的男孩坐在郴州火车站地上,蓬头垢面,背上长了指甲盖大的脓疮,过路行人都绕着他走

  他告诉我他是嘉禾人,小名叫小毛,和父母吵架跑了出来我问他愿不愿意去我家里,他点了点头

  接下来10天时间里,陈文给小毛洗澡,在脓疮上涂硫磺膏消炎小毛病好后,南下广东打工

  救助小毛,只是陈文与流浪者之间故事的起点他从郴州监狱退休24年来,先后接济、救助、收留至少 00名流浪者

  流浪汉的家

  ○房里的一切显示出,这是一个只有男人生活的家:五床被子全摊在床上;洗过但仍有明显污渍的衣服皱巴巴地搭在绳子上;劣质香烟的呛人味道充满小屋;有人进厕所小便,习惯性地没有放下布帘

  与小毛不同,接受陈文的救助后,李宗保留了下来,已跟陈文在一起住了5年

  陈文还记得,在郴州燕泉小游园公园看到李宗保的时候,这个男孩很瘦,头发很长、很脏陈文帮李宗保剪了头发,又给他买了两个粽子

  接下来几天,陈文总是在相同地点看到李宗保陈文说,李宗保也总看着他,眼神呆滞,沉默不语

  问他什么,他都不知道 陈文觉得,这个男孩可能在精神方面出了问题,把他送到了精神病院

  他又通过派出所,查到了李宗保的家庭住址等情况,辗转联系到了他的家人李宗保的四个姐姐从贵州铜仁赶来郴州,抱住弟弟,大哭

  李宗保已与家人失去联系长达9年,家人以为他早就不在人世,户口都注销了

  在精神病院治疗5个月后,李宗保出院现在,他在陈文家对面的洗车店工作

  每天工作完后,他都回来睡现在是一个蛮好的人 陈文很喜欢李宗保,认为这个小伙子已经脱胎换骨他让李宗保睡在自己床边的另一张床上

  陈文退休前是郴州监狱狱警他现在住的地方,位于郴州监狱生活区北院一栋楼的一层,是个由废弃礼堂改造成的 两室一厅 ,低矮而潮湿,隔壁邻居开关电脑的声音都听得一清二楚

  在这套不到50平米的房子里,最值钱的东西是一台笨重、老旧的29英寸电视机陈文和李宗保在两张床前,摆了一张桌子、7把凳子,作为餐桌和待客处一个拉着布帘的隔间,算是卫生间

  用木板搭起的阁楼上,有三张床,是被收留的流浪者睡觉的地方现在,46岁的何小平和47岁的雷四清就住在这里雷四清已在这里住了近8年,此前,他在广西、广东等地流浪近20年

  房子里的一切显示出,这是一个只有男人生活的家:五床被子全摊在床上;洗过但仍有明显污渍的衣服皱巴巴地搭在绳子上;劣质香烟的呛人味道充满小屋;雷四清进厕所小便,习惯性地没有放下布帘

  这个地方被邻居们称为 流浪汉的家 陈文说,自己退休的24年间,先后帮助、救济、收留至少 00名流浪者

  最近的一起是: 月2日,陈文在火车站发现了背着袋子的杨雄,这个27岁的胖 小鬼 一直没找到工作,没有地方住

  怕他去做违法的事,我就把他带回了家后来发现他脑子有点问题 月5日,陈文买了一张大巴车票,将他送回永州新田县老家

  他的 强迫症

  如果长时间坚持做一件事,这件事就会成为一种习惯陈文就是这样,他像得了强迫症, 如果我出门转一天,没看到流浪者,心里就不好受哪怕碰到一个,心里就觉得很满足

  陈文说,在20多年前那个有阳光的下午,当看到蜷坐着的小毛时,他分明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

  少年时的陈文,颇像北方民歌《小白菜》中的可怜女主角:

  他出生在郴州临武县南强乡一个地主家庭,出生几天后,就失去了母亲父亲娶了后妈,后妈生了5个孩子10多岁时,陈文被赶出家门,开始了流浪他给商人打零工,给军阀打杂,还被国民党军队抓去扫地、擦桌子

  我流浪的那几年,经常遇到好心人,那是解放前,他们生活都很苦,但是那些好心人会给我吃的有一次我生病,躺在街边角落里不能动弹,有路过的人送我去了医院

  我吃过流浪的苦,对那种滋味深有体会 ,陈文说,童年的这段流浪生活,是促使他救助流浪者的直接原因

  1949年,陈文进了解放不久的广西南丹县公安局,成为新中国第一代公安干警随后,又被调往中南军区后勤营房管理部任职

  在中南军区工作几年后,陈文转业,并只身去了北京, 想看毛主席 在北京,他遇到一个卖假药的天津人

  当时我不清楚状况,就稀里糊涂地和他们混在一起,这群卖假药的在衡阳被公安机关抓了起来,我也被当成同伙坐了整整八年牢

  出狱后,陈文被安排到煤矿工作1960年代郴州成立少年犯管教所时,陈文被调去成为一个管教员

  陈文说,他在监狱工作 0年,最大的体会是,那些遭遇挫折的年轻人,如果得到正确的指导和真诚的帮助,就能走上正路

  也正因为如此,陈文所帮助的流浪者,都是有劳动能力却因种种原因流落街头的人

  陈文的救助原则是:将那些有劳动能力却找不到事做的年轻人带回来,哪怕他们有精神方面的疾病,帮助这些人找工作,实在找不到工作就出钱买车票送他们回家

  不能长期留在这里,该做事做事,该回去回去我不喜欢好吃懒做的人 陈文说

  不过,陈文从不将年纪太大的流浪者或连 走路都不行的 人带回, 怕好事变坏事 为了防止别人说闲话或产生误会,陈文也从来不将女性流浪者带回家

  雷四清说,如果天气好,陈文就在饭后出门,到火车站、汽车站、公园等流浪者较多的地方转悠他随身带着一把剪刀,看到有长头发的流浪者,就帮忙理发;他跟流浪者聊天,给他们买米粉吃;如果符合陈文的救助原则,就把流浪者带回家

  如果长时间坚持做一件事,这件事就会成为一种生活习惯陈文就是这样,他像得了强迫症, 如果我出门转一天,没看到流浪者,心里就不好受哪怕碰到一个,心里就觉得很满足

  耄耋老人的孤单

  这个在房间、门上都贴着 穿住高档并不代表幸福 等类似人生格言、曾向邻居感叹孤单的老人,皱着眉头说, 像我这样的人,少了点

  小毛的故事,并没有在他南下后结束这个曾经的流浪儿不知道经历了什么,成为一名个体老板

  12年后,小毛回到郴州,并找到陈文,连声道谢他到商场给陈文买了一台17英寸的黑白电视机,又请从来没下过馆子的陈文去 最贵的饭店 吃了一顿大餐; 后来,小毛又来看了我一次,给我一个2000块钱的红包

  陈文乐于讲述类似的故事,并享受讲述的过程每讲完一个这样的故事,他就眯起眼睛,稍微停顿一下

  他还很享受被媒体报道的感觉在屋里最显眼的地方,贴着登有陈文照片的报纸,他一遍一遍地提起, 就连黑龙江的也来了坐着飞机来的

  月9日下午,在采访过程中,陈文接了一个,尽管只有一人,他还是大声向听筒那头的人说: 又来了好多 老人的语气中透着骄傲

  他还享受被媒体报道后,在生活中被人像 明星 一样认出来

  陈文说,在将李宗保送到精神病院去后,院领导认出了他医院免去了李宗保5个月的住院花销陈文在家附近的修鞋摊补鞋,摊主只象征性地收了一块钱

  陈文至今没有成家,无妻无子帮助流浪汉并被社会所认同,多少减轻了他的孤独感

  他甚至在流浪者身上找到了亲人的感觉现在,陈文已将李宗保视作 崽

  他说,他害怕有一天去世后, 崽 受不了刺激,再次发病他把李宗保的详细家庭地址、乘车方式以及姐姐们的写在纸板上,好让自己和李宗保都不忘记

  陈文喜欢帮人的事越传越广,有自称流浪汉的人和一些认识的人上门找他借钱, 为了躲开那些上门借钱的人,我在门口挂了一个牌子,写着 我有肝炎、肺结核 ,结果他们还是不怕啊,我没办法,只好搬出去住了一年多

  陈文的收入并不丰厚,除了退休工资,他还会去捡些破烂卖钱现在,他的抽屉里保存着一叠已经发黄的借条,有25张,总计7000块钱左右,最早的一张借条落款为1987年2月

  2006年,为了照顾在麦当劳附近露宿的一个流浪汉,陈文跟人发生了争执流浪汉很脏,又不肯去别处,这让保洁员很讨厌

  搞卫生的人骂我多管闲事,如果我不去照顾那个人,说不定他就自己走了不会赖在那里我就跟他们理论,这是个人啊怎么能让他在那里自生自灭呢 陈文说

  陈文经常领回流浪汉的行为,也让一些邻居很不理解甚至有邻居听人说过,陈文让这些有劳动能力的流浪者住家里,向他们收房租, 你想,如果不给钱,干嘛要你住我的房子 这个说法,被陈文和包括李宗保等在内的被收留者都否认了

  即便是被媒体报道、被多数人认同,有的时候,陈文依然觉得很孤独他感慨,在如今这个时代,自己的做法确实有点异类

  这个在房间、门上都贴着 穿住高档并不代表幸福 等类似人生格言、曾向邻居感叹孤单的老人,皱着眉头说, 像我这样的人,少了点

灯盏花制剂的作用
悦而维生素D怎样吃不会过量
心悸属于心律失常么
男性轻微尿失禁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