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福州资讯网 > 娱乐

心理咨询医泩抚慰受灾群众啝救灾亾员哭炪來

发布时间:2019-10-09 21:20:13

  心理咨询医生抚慰受灾群众和救灾人员 哭出来唱出来还好不言不语反而严重

  志愿者带着孩子们做游戏,希望让他们走出阴影。

  昨日上午10点,龙头山镇龙泉村受灾群众临时安置点,鸣笛志哀。很多人在抹眼泪,有人忍不住抽泣。

  “集体鸣笛志哀,不仅是一种对逝者的哀悼方式,也是一种生者情绪的宣泄,有利于生者心理的疏导。”看着自己曾经抚慰过的受灾群众又一次哭出了声,武警云南省总队医院心理咨询科医生周晓斌长舒一口气。“不言不语、不说不叫,反而严重。”抵达震区的7天时间里,周晓斌和同事做得最多的,就是尽量让大家说出来,哭出来,甚至唱出来。这也是震区心理干预人员共同努力的目标。

  包容愤怒,就像母亲对孩子

  周晓斌4日早上7点抵达龙泉村安置点。当时这里还没搭起帐篷,从附近村里救援出来的受伤群众,一排排躺在空地上。

  因为等待处理的伤员很多,一名六七岁的小女孩神情呆滞、发抖,她哥哥有些心急,开始责骂……向周围人打听才知道,小女孩的父母和两位年长的哥哥姐姐都遇难了。“从专业角度讲,哥哥的表现是创伤后急性应激障碍早期表现,他不要解释,更需要包容和鼓励。所以我走过去,像母亲包容孩子的愤怒一样,适时地搂搂他的肩,给他鼓励。”哥哥的情绪渐渐稳定下来。周晓斌告诉春城晚报,作为心理医生,他更担心受伤人员不愤怒,这样的心理问题可能更严重。

  对于一名31岁的未婚男性来说,“就像母亲对孩子一样的包容与抚慰”是个挑战,但在灾难面前,他做到了。而且总是抖擞起精神,保持微笑。

  心理辅导,不仅针对受灾群众

  6日,一名24岁中铁二局的救援人员被志愿者送到了临时安置点。

  “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的安置点。”周晓斌说,这名救援人员虽已处于虚脱状态,但始终不闭眼睛,在躺着输液时,眼泪顺着眼角淌了下来。

  这名救援人员已连续3天在挖掘遇难者遗体,有些遗体已残缺不全,有些甚至开始腐烂……他心里难受极了,于是越发努力地去搜寻。在被带到安置点时,他整整一天没吃东西,且已与救援队走散。

  “一闭上眼睛,那些在废墟中看到的画面,就会出现在眼前,所以他一直不闭上眼睛。”周晓斌告诉,在安置点得到食物补给,且在护士长贴心的陪伴和安抚下,这名救援人员的精神状况明显恢复了。“在震区,不只是受灾群众需要心理辅导,救援人员也需要。”

  敞开心扉,废墟上响起歌声

  7日,周晓斌和同事们对受灾群众进行创伤后心理问卷调查,调查内容包括:“过去的一段压力性事件的经历引起的反复发生令人不安的记忆、想法或形象?”“过去的一段压力性事件的经历引起的反复发生令人不安的梦境?”等等,都回避了“地震”等敏感性词汇,共发出了60份问卷。

  结果显示:有心理障碍的受灾人员比例不低,其中重度心理障碍的达到20%。

  “对于重度患者,我们采取一对一的交流形式;对于中度和轻度患者,我们采取团体咨询方式,围在一起做游戏。”当天,周晓斌和两位同事带着10多个有心理障碍的受灾群众,在安置点玩起了游戏。

  在一个游戏环节,一名6岁小女孩唱起了歌,“让我们荡起双桨,小船儿推开波浪……”周晓斌附和着带着大家一起唱。于是,震后第四天,安置点响起了清亮的歌声。

  从8日开始,周晓斌的工作转为以巡诊为主,背着药箱在各个安置点等地进行移动性心理咨询和诊疗。他认为,在震后很长一段时间,仍需要专业心理咨询机构和人士,对很大部分中度和重度心理障碍的受灾群众进行跟踪式的心理咨询介入。

  在震区这7天,周晓斌的心理负担也不轻,因此他也没少给自己的心理督导打。“你好,谢谢你把你的心理负担都交给我,现在,我全部还给你。”在帐篷里,对着空气,周晓斌毕恭毕敬地鞠躬,以这样的方式,排遣自己的心理负担。

  特派 戴川 文 黄兴能 摄(春城晚报)

  进入专题

清洗/清理设备
移民留学
证券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