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福州资讯网 > 历史

魔装 第八零一章 破阵

发布时间:2019-10-12 22:31:08

魔装 第八零一章 破阵

贺兰飞琼最快的速度把那些球体收进自己的大千灵种之中,两个人正要离开,苏唐突然想起了什么,又飞身掠了下去,随后舞动魔剑,把大坑周围的泥土全部推入坑中。

“你倒是够细心的。”贺兰飞琼笑道。

“以防万一么。”苏唐道,随后他用手拔出一截草茎,插入到泥土中央。

苏唐和贺兰飞琼离开了,差不多过了十几息的时间,一条模糊的人影从云端落下,直落入草丛。

那条人影是由一团雾气凝成的,没有五官,连四肢也是模模糊糊的,他在草地中走了十几步,发现了前方凌乱的泥土,苏唐虽然知道掩盖行迹,但时间太有限,只能草草了事。

那条人影在凌乱的泥土上来回踱步,又用手抓起一捧泥土,半晌,似乎没能找出什么疑点,又把泥土抛到地上,纵身以极快的速度掠向高空。

在赶路中的苏唐身形突然顿了顿,随后露出若有所思之色,抬起头看向自己的上方。

“怎么了?”贺兰飞琼问道。

“没事。”苏唐道:“快些吧,免得让他们等急了。”

差不多半个小时后,苏唐和贺兰飞琼看到前方出现了一片连绵的山岳,而太国星君等人悬停在半空,遥遥向前方的山岳指指点点着。

苏唐和贺兰飞琼快速靠了过去,伏寒星君向后看了一眼,皱眉道:“磨磨蹭蹭的,耽搁大家的时间。”

“好了,你少说几句吧。”太国星君急忙道。

“是啊,我们不是被拦在这里了么?”金鸦星君道:“就算他们早到了,也一样过不去啊。”

“怎么回事?”苏唐没理会伏寒星君,向真妙星君问道。

“我猜对了,宝光星君果然给我们留下了连环扣。”真妙星君叹道:“前面是叱念封灵阵,如果是普通人,可以在阵中穿行无碍,但如果是拥有念力的修行者,就会受到阵图的攻击。”

“阵眼应该就在那些山脉之后。”分宇星君接道:“如果我们能过去,应该可以看到另一件域级灵种了。”

“两位可有什么办法?”太国星君的目光落在了苏唐和贺兰飞琼身上。

“对付叱念封灵阵,没有取巧之道,只能硬来了。”真妙星君道:“我第一个,分宇星君,你接应我。”

“好。”分宇星君点了点头:“我之后呢?大家先交代明白,免得到时候乱了手脚。”

“我来。”太国星君道:“伏寒星君,你接应我。”

“好吧。”伏寒星君道。

“接下来是我了。”金鸦星君道。

“然后是我。”贺兰飞琼接道。

“那就动手吧。”真妙星君道:“大家切记不要心急,我刚才试了试,宝光星君在这叱念封灵阵上耗费了无数心神,没有千年以上的神念淬炼,叱念封灵阵不会拥有如此威能,这应该是最后一关了,宝光星君不可能再布下其他禁制,那么,只要我们在十天之内破去此阵,时间上就来得及。”

“好麻烦……”太国星君露出无奈之色。

“这还算麻烦?幸好我们在星路中重创了他,否则,如果他坐镇封灵阵,别说十天,就算十个月,我们也未必能走的过去。”分宇星君道。

“如果他没受伤,我们早就在升云府里被于掉了。”金鸦星君道:“哪里有机会来破阵?”

“呵呵……”真妙星君笑了笑,随后身形笔直向前方飞掠而去。

看似普通的山水,在真妙星君强行闯进去之后,突然展露出狰狞的本来面貌,一阵阵罡风平地吹起,空气中也随之炸起沉闷的雷声。

那不是普通的罡风,真妙星君外有法身阻隔,内有神念护持,但就在罡风吹起的第一瞬间,她的长发和袍袖便被拉得笔直,法身开始扭曲,身体上更是荡起一片片金光。

苏唐的洞察力极为敏锐,能清晰的看到真妙星君的长发竟然出现了断裂,而长发脱离了身体,融入风中

,旋即便被绞成了浮灰,化为无形。

真妙星君发出低喝声,身法陡然加速,她的显得异常轻盈,犹如在翩翩起舞,又象是一株小小的墙头草,东边来风,她便倒向西边,西边来风,她又倒向东边,不与风力硬抗,刹那间掠进了数百米。

“都说真妙星君的舞天诀另辟蹊径、独树一帜,果然不假。”太国星君淡淡说道。

“你倒是打听得明白。”分宇星君皱起眉。象他们这种猎头,最反感的事情便是有人打探他们的底细。

“自然是要打听得明白一些。”太国星君道:“如果所托非人,岂不是坏了我的大事?”

轰轰轰……叱念封灵阵中的炸响声越来越剧烈了,流动的河水、摇晃的枝叶、沉默的泥土、还有无数山石,都蒙上了无数密密麻麻的符文,在下一刻,所有的符文都化作雷光,向着真妙星君卷去。

真妙星君的喝声陡然变得尖锐了,她双手一翻,身前多出了一个二尺见方的大鼓,接着真妙星君一边前行,一边用双手不停拍击着鼓面。

轰轰轰轰……叱念封灵阵中雷声大作,但炸雷再响亮,也遮不住鼓声,鼓点裹挟着一种无法形容的节奏感,第一道鼓声传入苏唐耳中,他便陡然感觉到自己的血液在沸腾、在燃烧,甚至让他产生了一种仰天长啸的冲动。

真妙星君的速度虽然慢了许多,但每一步都走得异常坚定、稳固,鼓声震荡,把从四面八方卷来的雷光全部绞碎

“不死霸皇鼓……”太国星君露出错愕之色:“这这……”

很多灵宝都是有自己属性的,不死霸皇鼓便是一种至阳至烈的灵宝,如果是由男人驭动,会让男人的战力全面提升,如果是由女人驭动,不但没办法释放出不死霸皇鼓的威能,反而会对自己造成伤害,除非那女人拥有不输于男子的勇烈情怀。

其实不止是苏唐,太国星君、伏寒星君等人听到鼓点,同样感到热血沸腾,连贺兰飞琼也暗自握紧双拳。

而叱念封灵阵中的无数符文,是机械的、没有任何情愫的,它们始终不停的转化成雷光,卷向真妙星君,似乎能这样持续到地老天荒、永不停歇。

只是二十几息的时间,阵中的真妙星君便无法寸进了,分宇星君扬身而起:“该我了……”

下一刻,分宇星君释放出自己巨大的法身,陡然扑入阵中,而真妙星君则在缓缓向后退去,她敲击鼓点的动作显得异常疲惫,好像在短短十几息的时间里,灵力已然耗尽。

太国星君甩出了自己的镇国玺,默默观察着前方,他随时准备接应分宇星君。

“自己小心。”金鸦星君转头对苏唐低声说道,按理说,苏唐和贺兰飞琼应该千方百计藏拙,免得被人看出底细,但偏偏碰上这种大阵,每个人都要为破阵而出力,不可能退缩。

“我知道。”苏唐轻声道。

分宇星君的法身虽然巨大无比,但他支撑的时间远不如真妙星君,还不到十息,便准备退缩了,太国星君甩手祭出自己的镇国玺,身形抢入阵中。

真妙星君已退出了叱念封灵阵,立即盘旋调息起来。

如果大阵有人镇守,那么他们用这种笨方法破阵几乎是没有意义的,但身受重创的宝光星君不可能留守大阵,无主之阵,只是痴呆的猛虎,慢慢磨去爪牙就可以了。

不到十息的时间,太国星君也退了出来,换上了伏寒星君,不过,苏唐看到了一些细节,真妙星君是力竭而退,分宇星君也费了不少力气,而太国星君却是留有余力的,虽然脸色显得很疲惫,但苏唐拥有远古命运之树的神魂,对灵力的震荡非常敏感,感应得到太国星君好像留了一手。

接下来是金鸦星君,当金鸦星君变得步履维艰时,贺兰飞琼发出一声长啸,随后闯入阵中。

静坐调息的太国星君睁开双眼,凝视着贺兰飞琼的背影,伏寒星君、分宇星君也在观察着贺兰飞琼的动作,他们彼此间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不过或多或少都了解一些对方的事情,而影魔星君和千幻星君的名号却是第一次听说,他们自然希望能多了解一些。

贺兰飞琼化作一柄利箭,长驱直入,当然,外围灵符的威能已经都被前面几位星君化解得七七八八了,那些稀少的雷光没办法对贺兰飞琼造成实质性的威胁。

当太国星君退出阵外后,贺兰飞琼正飞掠过一条大河,终于遇到了一些麻烦,万千道水箭从河水中攒射而起,如暴雨般卷向贺兰大飞琼。

“海”贺兰飞琼发出清脆的喝声,她双掌向下一压,无数道水箭同时被绞碎,化成的水花又砸落在河水中,甚至把河水震散,流出了河底的泥土,并且留下了一个巨洞,同时发出震耳欲聋的炸响声。

大河对岸掠起一道道雷光,如万鸟投林般卷向贺兰飞琼,贺兰飞琼双拳连连挥出,强横的拳劲轻而易举把逼近的雷光悉数震退。

蚌埠治疗男科医院
荆门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辽宁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蚌埠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荆门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