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福州资讯网 > 美食

血族之圣器 第十三章 夜幕(5)

发布时间:2019-09-25 21:54:47

血族之圣器 第十三章 夜幕(5)

卡特琳娜一挥手将自己裙子上多余的羽毛去掉,重新变回了那副清凉但却方便活动的装束。她从手里的羽毛小包里把她的长枪取了出来,接着那个小包就在空气中燃烧了起来没有了踪迹。卡特琳娜拎着克洛维的旅行箱从旅店的窗户爬了出去然后跳下楼,稳稳地落在了地上

血族之圣器  第十三章 夜幕(5)

“走吧。”在克洛维和维克多的小心搀扶下,维奥拉踏上窗台跟着跳了下去,最后是克洛维和维克多。

维奥拉希望用这种方式绕开大路避免与神圣骑士团直接接触。

“我们必须尽快回到阿芙尔。”维奥拉说着到处看了看,确定周围没有什么人以后他们偷偷地穿行在建筑之间的小巷之中。

安德烈和他的队伍缓慢地走在逐渐安静下来的黄金之城。贝拉对周围的一切都感到非常的好奇,只有她一个人把这次的秘密任务当做是一场游戏。很多人都觉得贝拉不该是一个吸血鬼猎人,但是只有安德烈的小队的人才能够明白贝拉特殊的天赋。

安德烈四处张望了一下,周围的路人都在匆匆返回家中,街道上的人越来越少。他拿出那张地图仔细看了起来,地图上血红色的痕迹仿佛流动的血液一般在地图上缓缓移动。

“贝拉,你看这个痕迹。”安德烈勒住了马,贝拉驾马走到他身边凑到地图边看着那红色的痕迹。

“他们好像在往码头的方向移动。”贝拉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喊道,“难道说他们想要离开?”

“我想是的,贝拉。”安德烈说着将地图放进贴身的口袋,然后驾着马快速地调转方向跑向地图所指的红色痕迹位置。

“我们跟上!”贝拉喊道。

“是!”其他的血族猎人相应了一声然后驾马跟上了安德烈和贝拉。

安德烈明白,今晚他就会和血族来一场真正的正面交锋。

维奥拉他们此时还并不知道他们即将面对的是来自吸血鬼猎人的正面袭击。他们不停地往前移动着,离码头越来越近。

“你们跑不掉了!吸血鬼!”

维奥拉睁大了双眼停住脚步看着坐在马上的安德烈和贝拉,还有他们身后的吸血鬼猎人。

“该死……”克洛维从牙缝之间挤出这样一个词。

渐渐地,各个店家都关闭了门面,灯火一盏接一盏地熄灭,繁华的经济枢纽终于迎来了她短暂的休息时间。黑暗包围的黄金之城一改平日的喧闹,像是玩累了的孩子,安静地睡在黑夜的怀抱里。

维奥拉看着他们面前的那些血族猎人,她明白这场战斗已经避无可避。卡特琳娜的手握紧了手里的长枪同时用紧张的目光看向维奥拉。两边的人马都绷紧了神经,对于年轻的血族猎人来说这是他们第一次遇到了血族。安德烈下了马,他的部下也都跟着下了马。

“吸血鬼……”安德烈的嘴角扬起一个嘲讽的弧度,“如果你们能够告诉我你们将我们的圣女绑架去了什么地方……我也许可以让你们再次死亡的时候少一些痛苦。”安德烈说着拿出了自己装填了秘银子弹的左轮手枪。

“圣女的失踪和我们没有关系。”维奥拉说,“我们与绑架圣女的血族毫无关联。”

“罪人自然不会承认自己是罪人。”安德烈说着将手枪对准了维奥拉,这让维奥拉他们的神色更加紧张。

克洛维向前一步稍微将维奥拉挡在自己的身后,这个血族猎人的行为让他感到十分恼火,他握紧了拳头,愤怒引起的异能波动使得他身边都围绕着淡淡的红色的光芒。安德烈似乎是察觉到了克洛维的愤怒,他后退了一步,然后给左轮手枪上了膛。维奥拉伸手握了握克洛维冰冷的手,让他放松,虽说秘银子弹无法让血族立刻丧命,但是秘银被射入体内产生的灼烧感足以让血族失去灵敏的活动能力,在上一次的异端审判之中许多血族都是这样被打伤然后被用尖锐的木桩贯穿心脏而死。

“喂,用手枪对着女士是一种非常不礼貌的行为,这位先生。”卡特琳娜说道,“我们并没有见过圣女,就算你们逼问我们,我们也说不出什么来。”

“那么也不用和你们说些什么了,说到底也是肮脏的血族!被上帝诅咒的邪恶生物!”安德烈愤怒地低吼,然后抬起了手枪。

在秘银子弹射出的一瞬间,卡特琳娜抬起手,张开一张深紫色的,像是一个盾牌将秘银子弹挡住。那颗由神圣骑士团特制的子弹就这样掉在了地上。

安德烈从未忘记自己需要面对的是异能,而不是普通的人类。然而能被选作成为血族猎人,他们一定拥有超越常人的特殊技能。贝拉拿出了随身携带的几把银色小刀,然后微微躬身做好了战斗准备。

维奥拉无意与他们起纷争,她现在需要思考的东西有很多,然而不解之处仍然在于他们是怎样发觉维奥拉他们的行踪的,如果这个问题无法得到解决,维奥拉就算得以脱身回到阿芙尔也只会暴露自己的弟弟珀尔修斯。

“维奥拉,别犹豫了,我们如果想要全身而退,只能让这些愚蠢的人类明白他们这样做是愚蠢的。”卡特琳娜喊道,她属于魔族的自信和不受限制的强大异能使得她对这些人类的自负感到厌烦。

“吸血鬼猎人们,别让这些肮脏的生物离开!”

“我真的生气了!”卡特琳娜用自己的长枪猛地敲击了一下地面,深紫色的烟雾顺着她修长的腿缓缓上升。

克洛维也显得非常赞同卡特琳娜的愤怒,他脚下浮现出血红色的星月刻纹,这预示着他将释放出属于雷弗诺家族的强大幻术。维克多也感觉到了来自周围的压力,他躬着身子,做出了狼人标准的准备进攻的姿势,发出了威胁式的低吼。

“看来这里不仅仅有肮脏的血族,还有狼人……”贝拉忍不住笑了,“我可是很喜欢和小狗玩的呢。”

“无礼的女人,我不允许你用这种称呼称呼他!”克洛维解除了自己瞳孔上的幻术,血红色的眼像是燃烧着愤怒的火焰。

血族猎人们惊讶地发现,周围的环境不知何时已经变得一片漆黑,地面上全是森森白骨。

“这是……”安德烈后退一步,看着周围,“难道是幻术?……大家提高警惕,不要被幻象迷惑!”

“你们想要求饶已经来不及了。”卡特琳娜深紫色的眼睛直直地盯着安德烈,就像是地狱爬出的鬼魅。

沈阳脑康中医院电话
沈阳脑康中医院在线咨询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怎么样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预约挂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