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福州资讯网 > 科技

民族运动会一位雪域高原摔跤手的忧虑

发布时间:2019-09-14 02:59:24

民族运动会:一位雪域高原摔跤手的忧虑

41岁的巴桑罗布11日在民族运动会的民族式摔跤赛场上败下阵来。但更让这位雪域高原摔跤手忧虑的是,西藏摔跤运动正面临青黄不接的局面。

当日,在鄂尔多斯市蒙古族中学进行的民族式摔跤比赛中,西藏队的巴桑罗布在且里西87公斤以上级较量中用尽全身力气,累得满头大汗,但还是1:2不敌新疆队的叶斯波力·加黑坦。

“我年纪大了,摔不过年轻人了。”巴桑罗布擦了擦额头上和胸前渗出的汗水,叹了口气。尽管高大魁梧得像座小山,拥有摔跤的好身板,但41岁的年龄让他在摔跤场上不占优势。

这位藏族摔跤手来自西藏林芝县,十几岁开始接触摔跤。因为摔得久,他成为民族运动会上的老面孔,从1995年第五届少数民族运动会开始,他陆续参加了五届,只在上届民族运动会上缺席。

因为摔跤,巴桑罗布身上遍布着大大小小的伤疤。因外力损伤过多,“往往受伤后随便包一下就继续摔”。在一次民族运动会上的决赛上,因为双方扭得十分激烈,巴桑罗布左手臂脱臼,却因太过投入直到下场才感觉到疼痛。

他摔跤成绩不俗,参加过的民族运动会摔跤项目中,几乎都获得过较好的名次,还拿过两次冠军。“摔跤不光带来荣誉,还能让人忘记烦恼,带来很多快乐。这个也是民族传统体育,祖先留给我们的东西,应该好好保留。”

巴桑罗布现在很忧虑,如今的西藏农牧区青少年练习摔跤的热度已大为下降,西藏摔跤运动正面临后继乏人的尴尬局面。“我都四十岁了,已经摔不动了,但我的下一代们对摔跤的热情并不是很高,”巴桑罗布说。

不光在西藏,同处青藏高原的青海省,摔跤项目在农牧区的开展情况也不乐观。青海队教练张永清告诉:“由于缺少人员组织,加上缺乏教练指导训练,现在农牧区练习摔跤的青少年也很少。”

采访结束时,巴桑罗布微微一笑:“下午还有一场比赛,我接着摔!”


有微商城网入驻费用
有赞微商城注册手续
微信分销程序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